×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賈德·特魯姆普:世錦賽需要離開克魯斯堡

天空之城 2021/09/11

撞球乾貨,撞球賽事,撞球美女,一桌打進!我是小編黑小八,一個理性又有趣的撞球愛好者,你知道自己和世界冠軍的差距是什麼嗎?就是我啊!關注台灣精選,你就是下一個特魯姆普!

世錦賽自1977年以來一直在克魯斯堡舉行,克魯斯堡早已經成為這項運動的精神聖地,斯蒂芬·亨德利、羅尼·奧沙利文和史蒂夫·大衛斯等人都在這裡贏得了他們職業生涯所有的世界冠軍。

然而眾所周知,克魯斯堡是一個相對較小的場地,最多可容納1000人左右,不到倫敦的亞歷山大宮(大師賽舉辦地)容量的一半。

特魯姆普也承認,克魯斯堡獨有的緊張條件有助于創造世錦賽的特殊氣氛,但他也覺得如果想要發展斯諾克運動,就應該尋求一塊更寬敞的場地。

「這是一個富有傳奇和歷史的場地,但它還是現在世錦賽的最佳舉辦地點嗎?可能不是,我不這麼認為。」

「克魯斯堡仍然可以葆有一項有著較高知名度和歷史淵源的比賽,也許把英錦賽放在那裡更合適。但對我來說,世錦賽需要去一個更大的場地。」

「這項運動的終極之戰不應該因場館原因而對觀眾人數進行限制,比賽就應該有成千上萬的觀眾過來!如果大師賽現場能有2200人,那麼世錦賽就應該在一個大的體育場裡有5000人來看,而不是一個小劇院。」

「我知道在克魯斯堡,觀眾離球臺這麼近會給你帶來興奮感,讓你更緊張,但我認為他們可以在其他地方、在更大的觀眾規模下還可以保持這個效果。這是世錦賽,每個人都會很興奮,每個球員都在為它做準備,但目前的情形是克魯斯堡有點落後了。」

特魯姆普此番言論是在尼爾·羅伯遜建議縮短世錦賽半決賽和決賽的比賽局數後說的,羅伯遜還建議在其他場地進行世錦賽的前幾輪比賽,然後再回到克魯斯堡進行半決賽和決賽。

羅伯遜的觀點是,非斯諾克球迷將很難在持續四階段的長局比賽中保持參與度,特魯姆普也認為需要對世錦賽改變以吸引新的球迷。

賈德說:「沒有人願意做出改變,但尼爾(羅伯遜)這麼說不是為了他自己的利益,他考慮的是大局。他知道在兩天內打出四階段比賽,只有死忠球迷才會看。但我們想吸引的人,有潛在發展意願的人不會看完四個階段的比賽。」

「他們會覺得比賽的最後一個階段或者直到12:12這樣的比分時比賽才算真正開始。我知道這些人的想法。」

「世錦賽確實需要長局制,兩到三階段這樣的,但現在從第一輪比賽就是19局確實太長了些。」

「打完半決賽需要三天時間,而其他輪次的比賽不應該比決賽時間更長。我曾參加過第二輪比賽,花了三天時間也才打完,這絕對太荒謬了。」

「三階段比賽就夠了,你甚至可以在一天內打完,上午10點、下午2點半和晚上7點各安排一個階段,一天內就能完成。我認為這能更多地抓住觀眾。」

「去看首輪比賽和看決賽的感覺是不一樣的。比方說看高爾夫,我不會只看前12個洞而不看決賽。我也不會看網球比賽的第一盤後就不看後面幾盤。」

「可能從商業角度來看,延長比賽可以賺更多的錢,賣更多的票,有更好的收視率,但適當變革也同樣可以引導比賽走向同樣也有收益的方向。」

特魯姆普喜歡在克魯斯堡打球,他也對克魯斯堡的悠久歷史心懷敬意,但他堅信,繼續前進並嘗試新事物以吸引新的球迷對比賽更加有利。

「將世錦賽決賽選定在克魯斯堡是在特殊的歷史時期發生的偶然,但除非你身處那個時代,否則無法深刻體會。我不認為現在的孩子會回看1978年或1980年的決賽,起碼我知道我沒有看過。」

「這是個適合打斯諾克的好地方嗎?很難說,因為很多人都不喜歡,但也許在那裡舉辦別的比賽,把世錦賽移到其他地方,或者可以每兩年在那裡舉行一次都是可行辦法。」

「尼爾(羅伯遜)說的話不是為了自己的利益,我也不是,我們的想法對斯諾克的未來是更有利的。人們現在可能不會喜歡變革,但你必須考慮到10年後的情況。」

「為了發展這項運動,世錦賽必須去一個更大的場地舉辦。這不是一個容易的改變,克魯斯堡將永遠與斯諾克聯繫在一起,應該在那裡舉行比賽,但我不確定它應該是世錦賽。」

特魯姆普過去一直樂于談論斯諾克的未來,他在今年早些時候也曾對媒體就著裝規范比賽的行銷等發表過個人觀點。

在今年接替巴里·赫恩擔任世界斯諾克巡迴賽總裁的史蒂夫·道森表示,他期待著與特魯姆普就斯諾克未來發展進行開誠佈公的討論。

道森4月份時對BBC表示:「談話的管道總是敞開的,我相信我們之間談話將很有趣。」

「球員們應該通過正式的管道表達意見,但我們沒有理由不聽取球員和球員團體的看法。」

當被問及與道森的談話是否已經進行過時,特魯姆普說還沒有,但他明白,對于道森來說,目前仍是受新冠疫情影響的困難時期,組織比賽仍是首要任務。

特魯姆普說:「我們還沒有交流過,但我想會有機會的。目前,WST對球員們各種意見保持緘默。可能由于目前沒有多少比賽,球員們抱怨他們不能掙錢,而使得WST壓力頗大因此無暇他顧。」

「這不是誰的錯,但目前對很多人來說,這是個有點掙扎和壓力的時刻。他們顯然在幕後努力地工作著,但只要我們能重新回到比賽中,重新迎來穩定的觀眾,而不用擔心再有其他不利影響時,那麼我們才能真正深入討論這些細枝末節,並就斯諾克的發展提出我們的意見。」

特魯姆普認為,WST需要聽取的不僅僅是他的意見,所有球員都應該對比賽的運作有更多的發言權。

由于土耳其大師賽被推遲,包括特魯姆普在內的前16選手的資格賽都放到十月開始的正賽來打,其他選手將通過一輪資格賽來角逐正賽的名額。

這一變化是本賽季所獨有的,特魯姆普認為球員應該對這種事情有發言權。

他說:「球員在任何事情上都沒有真正的發言權,這很不利。對我來說,應該對球員是否想參加資格賽進行投票,但資格賽問題最終只是宣佈和執行罷了,沒有經過大家的評議,大家只能被迫接受去打資格賽。」

「一切都來得太快了,我認為球員需要有更多的發言權。」

怎麼樣?是不是覺得自己離世界冠軍近了一步?是不是覺得自己可以叱吒街道撞球桌?那還等什麼,快給台灣精選點點關注啊~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