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17歲的白雨露想和男人掰掰手腕,不想做「第二個潘曉婷」,只想做真正的斯諾克女皇

司马姨 2021/11/01

據李建兵瞭解,白雨露這兩年每年能賺6萬元左右,加上母親的工資,再減去必要開銷,這個家庭每年能存2到3萬元。雖然白雨露與她家人從未向自己表達過,但李建兵知道,她們希望通過白雨露的斯諾克之路,改變家庭的命運。只是,從2013年1月系統學球至今,白雨露尚未能實現這一願望。

李建兵坦言,「他們家的生活品質還是最普通的那種,就比農民工要好一點點。」

命運的安排

交了3年的學費後,白雨露成為了李建兵撞球學院的簽約球員。

一紙合約,可以免去白雨露的學費、食宿費,李建兵則可以享有白雨露的經紀約。

他看重白雨露未來的商業價值,並認為她能在斯諾克的領域裡為女選手開闢出新的路。

早年間,李建兵在國內斯諾克界還是舉足輕重的人物。他說自己在1998年左右成為了繼郭華後,國內第二個打職業賽的選手。

「那一年我參賽交了600英鎊,當時的匯率折合成人民幣要8000元。」

90年代,斯諾克進入國內後,就成為了撞球界的「貴族」。

彼時,作為斯諾克選手,想在一個月內賺1萬元並不是難事。李建兵常會在訓練之余陪客人打球。

「打一局對方會給你多少錢,其實他們根本打不過你,只是在享受這個過程。」

職業生涯的好光景沒過幾年。

李建兵的職業生涯曾走到窮途末路

2003年、04年左右,還沒等到丁俊暉拿到排名賽冠軍,引爆國內的斯諾克熱情,李建兵的職業生涯就走到了窮途末路。

那個時候,國內的斯諾克賽事還不規範,擺放在李建兵面前的機會太多,但陷阱也多。

沒能以斯諾克選手的身份聞名遐邇,他希望自己能換一種角色彌補遺憾,而白雨露就是他的希望。

在生活上,他將白雨露視如己出,讓自己兩個兒子管她叫姐姐。在學院裡,萬綠叢中一點紅的白雨露可以享有特權,師兄弟敬她,對她說話也是規規矩矩的。

但在訓練中,他卻對白雨露要求甚嚴,雖然不像對其他男學員那樣會抽小鞭子,以示警戒,但白雨露也曾有數次被他訓哭。

李建兵記得,有一年帶白雨露去印度打比賽。她在一場比賽中,出現鬥志不足的情況,輸給了實力不如自己的選手。

李建兵在陌生環境中沒克制住怒火,劈頭蓋臉地問白雨露:「這就是你承載一個家庭希望的表現嗎?」

還有一次,他帶白雨露去土耳其參加IBSF女子世錦賽。

白雨露與師傅李建兵

 在小組賽中,白雨露的實力是最強的,賽事單杆前三的最高分都是由她創造的。但在16進8的比賽中,白雨露又一次成為了爆冷的對象。

「那場比賽我在打男子組比賽,就沒在現場盯著她。結果,人家實力比她最起碼低一個檔次的,就用‘小刀子割肉’的方式一點點拿分,把她打崩潰了。」

輸了比賽的白雨露跑到廁所裡痛哭了一場,走到李建兵面前時,眼睛還紅著。

李建兵這次沒訓她,只是問她:「你不遠萬里來到這裡打比賽,是賽事最強的選手,單杆最高分前三杆都是你打出的,你打這麼多高分單杆有什麼用?站在領獎臺上的又不是你。」

其實,李建兵也不捨得罵愛徒。他腦子裡常反復播放一個畫面——前幾年帶白雨露出門打國內的男子比賽,認識的朋友問他,「你為什麼不讓她去發展9球或中式撞球?」

第一次這麼被問,李建兵心裡難免會反感,「白雨露哪裡差了?」

後來被問得多了,他也釋然了。「沒有人相信白雨露能打出來,那我就想挑戰一下這個目標,我相信她能撬動‘地球’。」

「如果她能打進斯諾克職業賽,這個成就不亞于丁俊暉拿到世錦賽冠軍。」

女子第一人

李建兵曾對白雨露說,「你要把自己想像成一隻蜘蛛。」

在前者看來,斯諾克選手就是會織網的「蜘蛛」。要打好斯諾克,需要不同維度的能力,要細心,要有縝密的邏輯判斷能力。

「不僅是2維的,還有3維的。要在自己織的網中能夠走出來才可以。」

他曾毫不避諱地在她父母前面說,三年級就輟學的白雨露缺乏知識的積累,這影響了她對斯諾克的理解。

「如果她能多讀一些書,可能失誤就會少一些,她就能在比賽中做可能性的推算。」

不過他堅持認為,愛徒在這個方面可以靠經驗去彌補。基於這一點,他認為斯諾克世界裡,女子不一定不如男。

他並不期待白雨露現在就能戰勝職業男選手,但卻認為有一種可能性——有朝一日,白雨露能以職業選手的身份在職業賽場與男選手同台競技。

白雨露與男選手同台競技

此前,雖然有女選手出現在過職業賽場,但或持外卡,或是各種方式的特別邀請。

「這對我的教學也是一種挑戰,但我認為白雨露能做到。之前還沒有女選手實現過,很多人覺得女選手不太可能能做到這一點。我從事教學這麼多年,一直在研究運動的發展軌跡,斯諾克領域中力量和速度不是占主導地位的。」

「我認為處理球是一種智慧,只要增加經驗,女選手就能彌補與男選手之間的差距。」

李建兵說,就目前世界範圍裡的女子選手來說,白雨露的實力已經算在頂尖行列。之前在女子台壇赫赫有名的埃文斯、吳安儀與阿明,現在都無法在與白雨露的對抗中佔據上風。

「白雨露已經拿到了世青賽冠軍,她還差一個世錦賽冠軍,就能真正地成為世界女子第一人。」

值得一提的是,白雨露拿到的女子世青賽冠軍,是中國選手第一次在此項賽事中奪冠。此外,她還與石春俠合作,拿到了IBSF世界女子團體冠軍。

白雨露與石春俠合作拿到IBSF冠軍

在與男選手的對抗中,17歲的白雨露也能做到「有勝有負」。她曾在中巡賽中打進32強,在中青賽也2次進過前8。

李建兵透露,白雨露現在的實力與國內沒有拿到職業資格的男選手相差不多。比如他們學院這個賽季剛拿到職業資格的趙劍波,白雨露就能在和他的對抗中勝率達到5成。但與職業選手相比,現在的白雨露還相去甚遠。

這段時間,白雨露在蘇州與曹宇鵬一起訓練。平日的訓練賽中,如果雙方從同一起跑線出發,白雨露在10局中只能贏2局;但如果曹宇鵬讓50分,白雨露就有機會與對手形成對峙的局面。

在接受新浪體育採訪時,白雨露將自己未來的鴻鵠之志鋪陳開來。

「先做到女子世界第一,然後去英國,希望能在職業賽場和男選手較量。」

而李建兵對弟子的期待也是一樣,他不希望弟子做「第二個潘曉婷」,而是希望外界能記住「白雨露」。

白雨露將自己的未來前景與整個項目的意義聯繫在了一起,「現在還沒有女選手去打斯諾克職業賽,我想去實現這一幕,推動女子斯諾克的發展。」

根據李建兵的計畫,他希望白雨露能在2022年去闖蕩Qschool,通過這個比賽去取得職業資格。

李建兵試想過,如果白雨露沒有遇到斯諾克,也許她此時正在念高三,再過數年,也許會嫁人,過普通的一生。

但遇到斯諾克後,她的命運軌跡發生了改變,她有機會通過斯諾克改變家庭的經濟條件。

今年7月,在白雨露17歲生日那一天,李建兵給她準備了一個白色鮮奶蛋糕。蛋糕上點綴著數顆「珍寶」,還有一個戴著翅膀的「小仙女」,斜坐在蛋糕上,像是徜徉在喜慶的氛圍中。

這個生日蛋糕上,沒有表示年齡的蠟燭,卻有著醒目的斯諾克終極目標—— 「147」。

就連生日的這一天,撞球——也還是她的全部。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