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17歲的白雨露想和男人掰掰手腕,不想做「第二個潘曉婷」,只想做真正的斯諾克女皇

司马姨 2021/11/01

球桌上的斯諾克世界是五彩繽紛的,球齡7年的白雨露,每天的世界卻是色調單一的。

她沒有朋友、沒有童年,有的只有將球擊入袋中的成就感。不過,她並無怨言。

在斯諾克發展的數十年軌跡中,男性是這個項目裡的絕對「統治者」,還沒有任何一位女選手能在最頂級職業賽場佔據一席之地。

但17歲的白雨露想打破歷史。

她,不想做「第二個潘曉婷」,她只想做能和男選手掰手腕的——「斯諾克女皇」。

沒朋友的孤獨感

17歲的白雨露,與同年齡女孩子最大的不同是——她沒有朋友。

現實不允許她擁有友情。小學3年級時,她和父親在東莞看到了前斯諾克職業選手李建兵的招生廣告,慕名而去,從此開始輟學,一頭紮進練球房。李建兵還記得2013年1月他第一次見到白雨露的樣子,小丫頭在天還不冷的時候,穿著長袖白衣,紮著小辮子,笑起來很可愛,酒窩翕動。在那之前,白雨露已經接觸過斯諾克,不過只是偶爾打一打,沒有系統地學過。李建兵印象最深的是,她絲毫不怯場。第一次見老師,白雨露就能有禮有節地做自我介紹。

「我叫白雨露,白色的白,下雨的雨……。」

在讓白雨露嘗試了一些基本的擊球後,李建兵沒有多做考慮就收下了這名學生。

初見時,他並沒有看出白雨露有什麼異于常人的天賦,只是抱著試一試的態度。2007年7月1日,是他撞球學院正式開張的日子,5年多的時間裡,他從未收過女弟子。

年少時剛剛接觸斯諾克的白雨露

「招收男弟子,我心裡都是沒底的,更何況是一個女學員。」

但看到白雨露的第一眼,他的好奇感就支撐著他做了一個大膽設想——這個小女孩以後能否成為世界第一人?

從正式學球開始,只要非比賽日,白雨露就堅持每天訓練9個小時,過年也只有2到3天的假期。

在李建兵學院學球的7年間,一開始,她與師兄弟們是同吃同住同練。直到這兩年,因為來到了花季年紀,為了避免諸多不便,李建兵只能讓她每天走訓。

小姑娘需要每天早上6點半起床,坐一個小時的公車到學院。晚上練到8點40分,和他爸爸一起坐公車回家。

等到家後吃飯、洗漱完就已經10點多,而她10點半就要準時睡覺。

李建兵說,「她一天基本上沒有自己的時間。」

白雨露的看法則不同,她每天還能擠出10到20分鐘的時間看看手機,「每天下午訓練前休息的時間,我就能自己支配。」

每天的這段時間,她會用來看看一個偶像團體的新聞。白雨露喜歡EXO組合,喜歡了4、5年之久。

「我喜歡這個組合的時候,吳亦凡、鹿晗已經離開了……。」

這兩年紅火的《青春有你》等綜藝選秀節目,她也會偶爾看上一期,但追不全。一是不感興趣,也因為沒有時間。

由於從小學三年級就開始輟學,她的生活中沒有同學的概念。同門師兄弟眾多,但畢竟男女有別,聊不到深層次去。

白雨露與自己的同門師兄弟

李建兵說:「她的世界裡,現在只有父母、我,還有師兄弟。」

周日休息半天的時候,白雨露想換一種節奏,只能拉著母親去逛街。她渴望與年紀相仿的女孩子交朋友,能夠傾聽和傾訴心理話。

「有時候會感到孤獨,但久而久之,也就適應了。」

國內學斯諾克的女選手鳳毛麟角,也並沒有專門的女子賽事。每次參加國內男子賽事,白雨露都穿著和男選手一樣的西服。

站在他們之中,外人很快就能辨別出她的特殊性。

學院裡好不容易來了一個隻比她小4歲的女孩子練球,這讓她開心了好幾天,但小女孩練了一個月就離開了學院,她又變成孤身一人。

白雨露安慰自己,「那個妹妹說,她以後還會來學球的。」

李建兵與自己的弟子

白雨露剛進學院時,李建兵開出的學費標準是1個月2000元,包含學費與食宿費。對白雨露的家庭來說,這並不是一個小數字。

她的家庭並不富裕。

她的父母都是從陝西渭南到東莞打工的打工仔。白雨露的母親輾轉在電子廠流水線與肯德基兩處做著短工,因為有脊椎炎,每個月只有三四千元的進賬。而白雨露的父親因為要陪伴女兒學球,目前沒有固定收入。在白雨露剛學球時,李建兵去家訪過。她父母租的房子,需要走過一段泥濘髒亂的小路後,才能到達。「就是農民房。一個房東自己住幾層,剩下幾層分租給打工的人,走的樓梯都是不一樣的。」

原來白雨露租的房子客廳裡有一張破舊的二手球桌,是父親為了方便女兒練球買的。白雨露記得,當時這張球桌要花費一兩千元,這是一筆不小的開銷。後來,因為每天往返家與學院,他們只能搬家。而新租的房子客廳太小,放不下球桌,無奈之下,他們只能捨棄。

學院裡有的孩子家境優渥,一個月零用錢好幾千元。而白雨露很少有零花錢,難得會買一根雪糕吃。他們全家的吃穿用度也都是節儉的。李建兵說,他們家一周也吃不了三次肉。現在的房子,白雨露有了一個小單間。李建兵去過,覺得裝飾太過簡單,一點也不像這個年紀女孩子的「閨房」。一張床和幾個陳舊的二手傢俱,只有放在角落的幾個玩偶能顯示房間主人的性別,而那幾個玩偶也都是別人送的。

李建兵回憶,白雨露拿到過獎金最高的一次比賽是2018年亞洲女子邀請賽。她得到冠軍,拿到手的冠軍獎金有八九千元。

根據事先簽好的協定,白雨露所賺得的比賽獎金要分成給李建兵。但後者讓妻子把這些錢兌換成差不多價值的衣服,送給了白雨露。「我知道她捨不得花錢給自己買好衣服。」在所有衣物中,白雨露最喜歡的就是一雙VANS的板鞋,這是她迄今為止的最高消費——500多元。還有一條價值四五百元的黑色長褲,但又是別人送的。她只有兩條裙子,基本上不會穿,「訓練的時候我不會穿裙子。」她還買過口紅,不過只是為了應付賽前在公開場合的亮相。

李建兵記得,弟子會塗淡淡的口紅,打上粉底後,看起來會更精神。但李建兵一直認定,白雨露不太會化妝,也不太注意自己的形象。

白雨露接受媒體採訪

之前,李建兵通過個人關係,為白雨露找了一個贊助商。這個簽到2029年的商業合同上承諾,每年會給白雨露提供10萬元的參賽專項資金。在女子比賽數量少,男子比賽又打不了幾輪、獎金稀薄的情況下,這個贊助為他們的家庭減輕了很多經濟負擔。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