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跨界與反跨界,那些來打斯諾克的9球選手們,奧沙利文稱斯諾克為「撞球運動之父」不是信口雌黃

黑小八 2021/09/15

撞球乾貨,撞球賽事,撞球美女,一桌打進!我是小編黑小八,一個理性又有趣的撞球愛好者,你知道自己和世界冠軍的差距是什麼嗎?就是我啊!關注台灣精選,你就是下一個特魯姆普!

吉姆·倫佩(右)

賈德·特魯姆普下周將飛往美國大西洋城參加美國9球公開賽,他將成繼羅尼·奧沙利文、史蒂夫·大衛斯、吉米·懷特和馬克·塞爾比之後又一個知名斯諾克選手跨界到普爾撞球領域,與好手們同場競技。反過來想一下,是否有9球選手成功跨界到斯諾克領域呢?

文/Desmond Kane,《Eurosport》

羅尼·奧沙利文將斯諾克形容為「撞球運動之父」顯然不是信口雌黃,肯定是有一定原因在。

相較於斯諾克球桌,9球桌明顯小了許多,基礎檯面更為嚴苛的要求也可能也是為什麼沒有職業9球選手成功打入到英國斯諾克賽場的原因,當然過去曾有一些美國球手進行過跨界嘗試。

從技術上講,斯諾克在一個更大的球桌上(6×12英尺)上,在更長的比賽時間內,對球的准度、走位元、規則和時間控制以及戰術打法的要求極高,哪怕技術最為精湛的9球選手也會望而卻步。

2019年世錦賽冠軍賈德·特魯姆普下週一將在美國9球公開賽首輪比賽中面對美國人喬·馬吉,首輪比賽有 256人出戰。

然而就當特魯姆普敢於跨界到9球領域時,很多9球員選手根本沒有挑戰斯諾克的可能性,這麼說來特魯姆普已是幸運至極。

當然這兩種比賽所涉及的技術和技巧完全不同,但由於斯諾克球員所具備的一些基本功往往使得從斯諾克過渡到9球要比反過來更容易的多。

吉姆·倫佩(Jim Rempe)是一位綽號為 「詹姆斯國王 」的世界9球冠軍,他在1971年至1999年期間拿到了100多個9球比賽的冠軍,他的美國同胞史蒂夫·米澤拉克(Steve ‘the Miz’ Mizerak)在1970至1973年期間四次獲得美國9球公開賽冠軍,兩人在20世紀80年代都嘗試過職業斯諾克,但均未有什麼收穫。

倫佩在1975年的澳大利亞之行中擊敗了「穩定先生」的艾迪·查爾頓。

倫佩想要在斯諾克領域複刻他的9球統治力,但最後卻成了炮灰,他在1987年世錦賽的64強中以4:10輸給了年輕的斯蒂芬·亨德利。

儘管倫佩在斯諾克比賽中並無精彩表現,但倫佩在那場比賽中確實打出一杆59分並且在第一輪10:9戰勝馬丁·史密斯的比賽中也打出了單杆105分的成績,這也表明倫佩(或者9球選手)跨界到斯諾克並不是荒謬到一無是處的一件事。

史蒂夫·米澤拉克

已故的米澤拉克在20世紀80年代的9球/斯諾克挑戰賽中也曾與世界冠軍史蒂夫·大衛斯和吉米·懷特交過手,由於在「14.1」和9球比賽中取得了勝利,米澤拉克的成績還是名列前茅。

當然了,米澤拉克在兩場斯諾克比賽中都輸得很慘,但值得注意的是,他在1:5輸給大衛斯的比賽中還是贏了一局的。

米澤拉克在斯諾克球臺上用9球杆打球,他把斯諾克球臺比作一個「足球場」。

大衛斯本人也成功開闢了9球作為他的「副業」,他在1995年和2002年的雷達杯和莫斯考尼杯比賽中幫助歐洲隊擊敗美國隊,其中他本人還戰勝了九球世界冠軍厄爾·史翠蘭為歐洲隊奠定勝局。

莫斯考尼杯:大衛斯vs史翠蘭

此外大衛斯還進入了2001年世界9球聯賽的決賽,以9:5戰勝了埃弗倫·雷耶斯,他是第一個在兩個不同撞球項目中都贏得了冠軍的人。

阿曆克斯·希金斯和懷特在1995年莫斯考尼杯上戰勝鮑比·亨特和邁克·梅西的比賽成為一場經典,懷特在與盧·布特拉的單打比賽中也鎖定了勝利。

奧沙利文在他的職業生涯中也參加了各式撞球比賽,包括2016年他專程去美國「臥底」美式撞球,而馬克·塞爾比則是2006年的世界八球撞球聯合會杯冠軍。

由於塞爾比在9月份沒有斯諾克比賽安排,他將與加雷斯·波茨一起參加在英國舉行的英式8球雙人挑戰賽。

塞爾比說:「我已經很久沒有打過英式8球比賽了,但是看到Ultimate Pool在最近的電視節目中出鏡率極高,搞得我已經迫不及待地想去賽場上感受一下氣氛。」

斯諾克幾乎從來沒有吸引過美國公眾的注意力,但反過來9球還在繼續吸引著斯諾克選手和英國的觀眾。憑藉在《江湖浪子》中飾演的撞球快手艾迪·菲爾森和與湯姆·克魯斯在《金錢本色》中的對手戲,保羅·紐曼兩次獲得奧斯卡最佳男演員獎,迷倒了無數觀眾,他的個人魅力遠遠超過了影片中撞球元素對觀眾的吸引力。

撞球運動對於電視觀眾來說可能也並不友好,1954年費城的「袖珍撞球先生」威利·莫斯考尼用時三個小時,他創造了14.1規則526個連續進球的世界紀錄。

德拉高對特魯姆普的跨界行為評價說;「他(特魯姆普)可能比9球選手中的任何一個人都更擅長進球,問題是但他會打跳球嗎?他會沖球嗎?他能在9球桌上擺脫斯諾克對他的束縛嗎?我不這麼認為。他可以每天練20個小時的9球,持續練個兩三周,但這並不足以真正學會9球的精髓。」

儘管如此,讓特魯姆普去打9球仍然比教厄爾·史翠蘭在斯諾克中打出一杆破百要容易的多。大家也不會對特魯姆普在9球比賽中的成績有過高的要求。

特魯姆普來到美國打9球不太可能改變當地觀眾對於斯諾克運動的看法,但就個人而言等待特魯姆普的挑戰還有很多。

怎麼樣?是不是覺得自己離世界冠軍近了一步?是不是覺得自己可以叱吒街道撞球桌?那還等什麼,快給台灣精選點點關注啊~

用戶評論